在下是日常皮断腿的皮皮佣

这个人隐藏的很好,深藏功与名√

杰佣/渡鸦与狼的葬歌②

要想知道先前的禁止事项,
就点开主页?
好的,就这样。

He is my lover。
他是我的爱人。

But I don't want his name engraved on the tombstone in the rose garden.
但是我不希望玫瑰园里的墓碑刻有他的名字。

I hope he dies under my paw, in great pain.
我希望他死在我的爪子下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 蓝狼懒散地在干净的地面上休息,其余的狼以圆圈的形式散布蓝狼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 渡鸦饶有兴趣地观察狼群的动向。

       蓝狼盯着渡鸦摩擦着牙齿……

       这只渡鸦非常大,真的非常大。

      正常的渡鸦,顶多一个水杯大小。这只,却像松雀鹰一般。
       松雀鹰?奈布用舌尖轻舔着自己锋利的全牙牙尖。

       这只不同寻常的渡鸦幻化成人的模样,站在蓝狼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你们这群狼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 狼群恶狠狠地盯着这只渡鸦看——它们听不懂人话,但它们能感受到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 蓝狼维持着半人半狼的状态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,我觉得你可以在这里永眠。”

        Never despise the strength of a wolf, and do not despise the power of a bird.
        永远不要轻视独狼的实力,同时也别轻视一只鸟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 渡鸦笑而不语,看着四周的血泊:“亲爱的小甜心,你叫什么?……抱歉,忘了自我介绍,在下名为杰克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不羁地看着伪绅士的言辞,微露狼牙:
        “奈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杀无名之人,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名字。我会……”杰克鲜红的眸子一眯,身形闪到一边,心中暗暗赞叹这只狼的毅力和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傻子死于话多这句话的意思?”奈布侧歪着头冷笑着,“Blood will be full of your body. ”

        It's a pity that the situation is fogging again.
        可惜局势又起雾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奈布跪蹲在一块巨石旁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站在奈布面前,衣冠楚楚,除了脸上一道细微的血痕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杰克压住心中的好奇,指刀咔咔作响:“你会怎么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逃走了,只留下一张灰狼的狼皮。

        远处的一抹蓝光隐隐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 A bad child needs to be punished.
        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的嘴角再次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 The ghost's game is about to end.
        鬼的游戏即将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 奈布忍受着伤痛,蜷缩在一个又小又窄的洞中,那是阴暗而潮湿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I'll find you.
        我会找到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 I'll run away.
        我会逃走的。

第五游戏名:洛尚白
QQ:3244420747

欢迎约稿和一起玩hhh【嘴角疯狂上扬】

杰佣/渡鸦与狼的葬歌①

看完了这些您们在看正文?
ooc有?
小学生文笔有?
不常更有?
鸟人杰x狼人佣?
ky什么的您去小学生那边好吧?
杂食海星?
但在我这边暂时别逆?
我们这边目前只是杰佣√
敢逆cp的咱们只能去小黑屋了√
圈子不大脾气不好画得也差,
但能入我圈的能宠就使劲宠上天?
别随便惹我底线了,就这样?
请看?

    一声又一声悠长的狼嚎在这寂静的黑夜里,惊动了来自森林深处的渡鸦。

    树影摇曳,一只如漆般黑的渡鸦穿过枝丫,在被黯淡的月光和飘忽不定的星星照亮的天空中,翱翔者。

    一匹毛发泛蓝的狼,带领着他的狼群,虎视眈眈地盯着人类的营地——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,在发情期的前夕,他们要有足够安全的环境和足够充分的食物。

    蓝狼看着惊慌失措的人类端着枪走出帐篷,漫无目的地搜寻着,却又碍于疲倦,又回去休息。

    渡鸦无声地嘲讽人类的无知——这是个天大的陷阱,只等他们跳下去。

    狼群又松松散散地嚎了几次,便无声无息地靠近人类的栖息地了。

    在最后一次狼嚎中,没有一个人类出来,人类认为他们只是徒有虚名罢了。

    蓝狼冲着帐篷轻晃下尾巴,示意可以进攻了。

    狼群迅速包围了人类,只等首领一声下令,便开始这场丰盛的“盛宴”。

    蓝狼终是将抬起的一只爪子放在地上,发出一声短促凄厉的嚎叫。

    狼群开始了他们的屠杀。

    迟钝点的,就是死了也没发现是谁杀的他;机灵点的,倒是有喊叫的机会;再身手灵活点的,还能跑出帐篷几步再被咬死。

    蓝狼睁着他冰蓝色的双眼,狼吻微勾,毫不在意地看着他们屠杀——他早说过,他是个狼人,他只会有弯刀杀人。

    他惬意地伸了个狼式懒腰。

    只见蓝狼摇身一变,一个少年出现在眼前——一头漂亮的有刘海的栗色稍长的头发,戴着一个蓝色的狼头披风,一个狼爪似的布料在他身后飘扬,一双冷漠的蓝色眼眸,有些许白的皮肤,手上腿上是黑色的绷带,独耳在头上压着,另一只被包扎的断耳直挺挺的竖立,一条蓬松的狼尾在身后。肩膀处有三个眼睛似的幽蓝色宝石。

    他很清秀,却因为狼生来就有的野性,感到叛逆。

    巨大的渡鸦痴迷于蓝狼眼中对自由的热爱和叛逆——他的眼睛里是蔚蓝的大海。

    少年从腰处拿出一把弯刀,上面刻有他的名字:奈布·萨贝达。

    冲进一个大帐篷。只见到刀光一闪,人头落地。

    鲜血染红了米色帐篷。

    一支雇佣军就这么惨死在狼群的手里。

    渡鸦也来分食这场盛宴。

    他以他优美的歌声奏响最后的葬歌。

    蓝狼与渡鸦共同歌唱。

   






    奈布他是世间的珍宝!!我第五人格游戏名是洛尚白

    欢迎来ri~